nfh3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相伴-g5n3q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似乎对此很满意。
一下子这百官就和谐了许多。
其实此时他的身体,已撑不了多久了,不过权力某种程度而言,就是最好的XX,他的面上依旧容光焕发,顾盼群臣,口里道:“看来众卿对此没有异议了,既是众卿家们决议如此,那么朕自当从善如流,此事就这样议定了,房卿家。”
房玄龄心里唏嘘,他越发觉得陛下的心思难以猜测了,只是现在李世民转危为安,他心里却是喜出望外,这世上难上青天的事,到了李世民手里,总是这样容易。
房玄龄道:“臣遵旨。”
李世民看着神色疲倦的房玄龄,倒是难得露出了几分温和之色,道:“辛苦房卿家了。”
房玄龄忙道:“不敢,陛下大病初愈,这是社稷之福,此时该好好休息。”
“朕哪里敢休息。”李世民又拉长了脸,又扫视了群臣一眼,才又道:“这天下不知多少人想要取我李唐而代之,朕才养几日病,就成了这个样子。”
房玄龄道:“不能为皇帝分忧,乃是宰相的过失,臣有死罪。”
李世民摆摆手,露出了一点微笑道:“罢了,并非是你的罪过,张千,摆驾回紫微宫吧。”
张千应了,他早就担心陛下身子,于是连忙命人去准备车驾。
李世民登车之际,却见群臣个个垂手而立,大气不敢出。他目光一转,却是将陈正泰招到一侧道:“让天策军将尸首清理一下,弄得朕的宫殿乱七八糟,煞气太重了。”
陈正泰错愕,心里说,陛下,人是你下令在宫里杀的啊,现在你说这样的话?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直接说出来的,他忙笑着道:“儿臣遵旨。”
李世民已老神在在的登车了。
于是群臣入殿,继续议事。
太极殿外,却是无数的宦官和天策军的将士们忙碌,将士们搬走了尸首,宦官们提着水桶和抹布,擦拭着宫中的血迹和碎肉,只是无论如何冲刷,那砖石缝隙里的血迹,却无论如何都冲刷不尽。
陰山鬼魅之冰棺女屍
殿中,众臣默然无声,面色各异。
李承乾也如木偶一般,只房玄龄一人将议程大抵说了一下,不过有异议的人不多,现在大家的心思,都没放在这上头。
这一次,实在太震撼人心了。
谁也想不到,陛下居然死而复生,就宛如不死帝君一般,这种概念,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除此之外,尽诛张亮党羽,本也无可厚非,可直接拉到宫中来杀人,还有那火器如杀鸡宰羊一般,亲眼让人看到人如割麦子一般的倒下,这种震撼感,却令人心里更增恐惧。
陛下的态度,似乎比之从前,更让人不可捉摸,以往说一些大义,陛下还肯听得进去,可现在,陛下却变着法儿来侮辱大臣了。
斯文丧尽啊!
朝议之后,群臣心思各异地散去,走出太极殿时,除了空气中似乎还隐有硝烟和血腥的气息,那屠戮过的痕迹,却几乎已消失殆尽,只有人们走在这地砖上时,从那极隐秘的缝隙里,才可看到那猩红的血水,即便是血水,也已干涸,仿佛那数百个生命,从未出现过这个世上。
可那可怖的一幕却是刻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指挥官老公不好惹
…………
另一头,李世民坐着马车回到了紫薇殿,早有医者等在这里准备给他换药。
当纱布揭开的时候,发现伤口有未愈的痕迹,所以赶紧用药换了纱布,新纱布上也沾了新血,一旁看着的张千便心疼地道:“陛下,还是得安心养伤,再不可如此了。”
李世民斜躺着,答非所问地道:“陈正泰呢?”
张千看了看李世民的脸色,自不敢再啰嗦,连忙去请陈正泰来。
没过多久,陈正泰徐步入殿,行了个礼。
李世民抬眼看着他,道:“今日之事,怎么看?”
陈正泰立即道:“陛下王者归来,众望所归……”
李世民皱眉:“朕说的不是这个,朕要说的是……你对这群臣,是什么样的看法?”
陈正泰此时对于这老丈人,其实颇有几分胆怯,说实话,他太狠了,虽然自己很喜欢,可是……难免会有一点心理阴影啊!
别说那些大臣,那血腥的一幕,给他的影响也够深刻的。
他妈的,至少要做十天噩梦了。
陈正泰想了想,整理了思路,而后道:“群臣已被震慑住了。”
李世民颔首,却是意味深长地道:“震慑住还不够,朕活着,可以震慑他们,可是谁能保证,朕有一日,不会驾崩呢?谁能保证他们以后就老实了呢?朕经历过生死,知道人有旦夕祸福。从前朕总觉得时间足够,可现在……却发现时不待我了。”
陈正泰点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陛下说的是。”
李世民又道:“朕方才一念之间,甚至想要斩杀几个大臣立威,只是……终究还是遏制住了这个念头,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陈正泰道:“斩杀几个大臣,只是除草,但是这野草就算割了一茬,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李世民听到这里,打断陈正泰,忍不住骂道:“他娘的,朕就知道你会作诗。”
陈正泰一脸无语:“陛下,这不算诗吧?儿臣冤枉……”
李世民道:“朕知道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不除根,只割几根野草,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历朝历代,那些天子何尝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呢,他们也在除草,可很快……这些草根又生出了新枝,最终……非但没有解决问题,而且还遭到了反噬。”
李世民顿了顿,喘了几口气,又道:“因为世族杀一个是不够的,他们有无数的子弟,即便一时遭遇了挫折,迟早还有一日可以起复。他们有着无数的田产,有许多的部曲,随时可以东山再起。他们的姻亲遍布天下,门生故吏,更是不知凡几,斩杀一人两人,于事无补。”
“陛下所言甚是。”陈正泰这时认真起来:“问题的关键就在此处,只是除恶务尽,哪里有这样的容易呢?数百年的根基,怎么可能说动就动,难道陛下能尽诛世族吗?倘若如此,要杀多少人才够,一万?十万?百万?”
李世民显得焦虑。
重生之寵愛 沐清流
实际上,陈正泰贩卖的就是焦虑。
陛下活不了几年了,这些世族树大根深,迟早有一日,会重新复起,到时候,陛下的子孙们,依旧还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太子制不住这些人,将来陛下的其他儿孙们,依旧制不住。
唯一的希望,就是陛下。
李世民似乎想到了什么,这时奇怪道:“你陈氏也是世族,为何说到遏制世族,你倒是这般的起劲?”
啊……这……
陈正泰一脸懵逼,他发现李世民的脑洞很大,总能用奇怪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大家有事说事,能不能动不动就峰回路转?
不过他还真的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
陈正泰想了想道:“因为儿臣希望天下太平。”
他顿了顿,继续道:“自汉以来,天下已经动荡了太久太久了,汉末时数百上千万户的人口,到了现在又剩多少?百姓们安居乐业,不过两代,便要遭遇兵祸战乱,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这才是这数百年来,天下的常态。这是何其残忍的事啊,世族们仗着根基深厚,延续血脉,一次次在战乱之中,谋取自己的利益。新的统治者们,一次次降世,而后,又陷入无止境的争斗,这一切,天下人受够了,儿臣读史,只看到的是血迹斑斑,哪里有半分英雄凯歌,不过是你杀我,我杀你而已。”
“所以儿臣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分明这中原之地,已杀到了千里无人的地步,却依旧还有人滋生出侵城掠地的野心。为何分明可以将心思放在生产上,令天下人喜笑颜开,安居乐业。却最终只因为一家一姓的野心,迫使农人们拿起了兵器,去屠戮那些只有车轮高的孩子。臣思来想去,或许这便是症结所在。天下总会降下雄主,而雄主震慑了天下,可用不了两代,当皇权衰弱下来,朝廷便失去了威信,地方上的豪强,滋生出了野心,他们勾结异族,或是机关算尽,又重新令天下布满战祸。”
“如若……没有这些人呢?”陈正泰看着李世民道:“倘若政令可以通达,真正的平民百姓,可以吐露出自己希望安居乐业的心声,而不再被世族摆布呢?其实儿臣也不知道……这样做过之后,是对还是错,或许将来……可能又会有新的矛盾出现,会有新的是治乱更替的理由。可是既然知道了现在问题的症结,就不能假装去视而不见,大丈夫在世,不是都说要立不世功,要开万世太平的吗?儿臣并不指望能开万世太平,毕竟能力有限,可至少……开十世,开二十世太平,那也是好的。终究要比人如草芥,如牛马一般的要好吧。”
“只有这样,千百年后,将来即便天下会混乱,人们至少会知道,原来一百年前,曾存在过一个清平的世道,这世上曾有一个这样的天子,和一群似儿臣这样的人,曾经为之努力,去做过尝试,不再计较门户之私,不去信奉将人视为鱼肉……所以在儿臣心里,成败不紧要,陛下爱读史,总是将以史为鉴挂在嘴边。可是陛下和儿臣又何尝不在创造历史呢,千年后的人,也会读陛下与儿臣的历史,即便不求当下成败,也该给后世们留下一个榜样,不成功,成仁亦可。”
李世民很认真地听完了这番话,不由得动容,他奇怪的道:“你真是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
陈正泰不禁小声嘀咕,你也是啊。
雙強,鷹王寵妻
“你说什么?”
陈正泰的求生欲一直很强的,于是立马摇头道:“儿臣是说,陛下圣明。”
——————
永遠的笑笑 破碎的水晶
李世民看了看陈正泰,倒没有再纠结他真正咕噜的是什么,却是感慨道:“朕敕封你为郡王,其一是奖赏你,其二也是因为如此,斩草除根!可斩草除根,哪里有这样的容易呢,历朝历代都做不成的事,怎么可能轻易能做成,谈何容易啊。”
“一步一步来,首先是将他们的土地和钱财统统操纵于朝廷之手。”
李世民道:“失去了这些,那么世族的根基,也就毁去了大半了。只是……要如何做呢?”
陈正泰道:“陛下是带兵的人,对付这等人,理应比儿臣更清楚怎么做,有一句话,叫做围三缺一,将他们围住,令他们生出恐惧,可也不能令他们狗急跳墙,那么就一定要给他们留一个缺口。只是……现在要做的,先将人围了。”
李世民越发的狐疑,深深看着他:“围?”
陈正泰露出一笑,道:“陛下瞧好了吧,今日陛下已经震慑了群臣,已令他们滋生了焦虑之心了。现在又有新军在侧,使他们心里忌惮。这个时候,正该趁热打铁了。”
道君且慢
李世民见陈正泰说的云里雾里的,一时之间,竟是猜不透陈正泰的心思。
不过想来,这家伙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此时不便说出来,于是冷冷的看着陈正泰道:“你自己要小心,别以为成了郡王,便可高枕无忧,这些人……表面上怯弱,实际上,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陈正泰道:“是,儿臣一定谨遵陛下教诲。”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真的想不到啊,朕会被迫走到这一步。不过……也好,这天下最难的事,就交给朕来解决吧,朕自随父皇在晋阳起兵时起,不就总创造奇迹吗?连朕都做不成的事,那么子孙们就更加做不成了。这样也好,朕就试一试。有什么事,随时入宫来奏报,这先将养几日身子,做事,想定了要去做,可过程之中,也要三思,不要一味地莽撞。”
……………………
第一章送到,今天可能要把剧情梳理一下,所以接下来的更新可能会有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