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3y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第2538節 星座宮相伴-2f1kq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安格尔转头看向多克斯:“不进去试试吗?”
多克斯打了个哈欠,靠在门边:“谁知道你在里面搞了些什么,我可不想进去当实验品。”
安格尔倏地抬起头。当他和多克斯的双眼两两相对时,安格尔明白,对方可能真的察觉到了什么。
不过,密室内的真实情况,多克斯肯定是不知道的。但他能一语中的,估计依靠的又是论外的能力——灵性感知。
看着一副老神在在的多克斯,安格尔也不禁叹道:“灵性感知强,的确能为所欲为。”
多克斯挑挑眉,露出一副“果然如我所料”的表情。
安格尔也懒得去忽悠多克斯了,直接道:“难得有这么多人进去,我正好可以对这个魔能阵的机制做一个全方面的测试,看看最终反馈。”
顿了顿,安格尔看向多克斯:“等我记录完这些数据,我们就离开。现在,你可以选择就在外面等着我出来,或者,跟我一起进去。”
多克斯:“我选,跟你一起进去。”
安格尔无语道:“这次你不犹豫了?”
多克斯:“这个魔能阵显然有猫腻,连你这个布置者都还要记录详细数据,肯定有好戏可以看,我当然要进去看看。”
之前安格尔让多克斯一个人去,他肯定不干。但既然一起去,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狡猾。”安格尔没好气的撂了句话,然后便转身走进了门内。
多克斯立刻跟上。
随着他们俩走入门内,大门立刻合上,同时一排发光文字浮现在门面:当前闯关人数12人。
一秒后,这排字慢慢的隐去,换成了另一排字:游戏开始,禁止入内。
聖鬥士之邪惡射手
……
而此时,在密室内。除了安格尔和多克斯是在一起的,其他人进入密室后,便全都分开了。
老波特看着周围空荡荡的一片,眼神中流露出惊讶之色。
他之前一直待在密室里,所以对密室的大小,他再了解不过了。多站几个人都嫌挤的密室,怎么现在看上去这么大?
还是说,这其实是幻术?
老波特左右走了走,并没有发现有能量跃动的痕迹。要么就是真变大了,要么就是安格尔的幻术强大到不露分毫的地步。
老波特不知道是哪一种,他也不想去猜,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他该往哪里走?
这个问题不仅困惑着老波特,也困惑着所有进入门内的人。
他们在对周围探索无果后,脑海里均浮现出这个问题。
但很快,这个疑惑便消失不见。因为,在他们的正前方,突然飘出了一排发光的大字——「十二星座宫」。
同时,耳边传来一阵语气浮夸,还有点搞笑的声音。
“欢迎来到茶茶的十二星座宫,每闯过一个星座宫,就能获得一个解锁茶茶好感的道具。闯过十二星座宫,茶茶会在尽头等待你的到来。”
十二星座宫?这是什么玩意?
所有人几乎都同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星座他们听说过,星象学的术语。但是十二星座宫,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还是说,这是从天上无数星座宫随意挑选出来的?
在场大概也就安格尔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毕竟,这是他告诉……茶茶的。
“闯关方式也很简单。战斗?那怎么可能,茶茶最不喜欢的就是战斗,闯关方式就是答题啦~每一关有五道题,只要答对三道就算闯关成功,答对全部五道题会额外赠送一个好感道具。”
“题目都不难,都是常识题哦~”
“茶茶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们了,最先抵达者,有惊喜哦~赶紧闯关吧!”
浮夸的声音落下,众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条发光的道路,指导着众人前去的方向。
与此同时,在他们都能看到的天际,浮现出一个华美的圆形钟表。只是钟表内不再有分针时刻,只有十二个星座宫的刻度,以及指向十二星座宫的玫瑰花时针。
如今,所有人的刻度都是起点,显然每闯过一关,玫瑰花时针就会移动一格。
“看来,就是一个闯关问答游戏嘛。我还担心是考一些生僻的超凡知识,但没想到是考常识题,应该不会难。”老波特暗自嘀咕着,踏上了光之道路。
另一边,站在安格尔旁边的多克斯,也说出了和老波特近乎相似的话。不过说完后,他又觉得应该不至于这么简单才对,便问道:“真的是常识题吗?”
“是的,是常识题。”安格尔点点头。
多克斯撇撇嘴:“那有什么难的,你既然想考验天赋者,就该出点难的。”
安格尔默默道:“谁说我要考验天赋者……我真的只是想弄个隐蔽点的魔能阵,但出了一些岔子。”
“闯关游戏是岔子?”
安格尔叹了一声气:“是的,这是意外导致的产物。”
安格尔一边和多克斯踏上光之路,一边道:“你知道‘隐蔽之匣’这个魔能阵吗?”
多克斯回忆片刻:“好像是禁灵魔纹和禁能魔纹组合一起的魔能阵,用于遮蔽能量气息,防止被窥探。”
安格尔:“对,我原本就是想刻画一个隐蔽之匣,但在刻画的时候,我灵光一闪,觉得光是隐蔽之匣有些乏味,于是在禁灵与禁能魔纹的基础上,又添加一下死寂魔纹、滋长魔纹、霜寒魔纹……”
多克斯露出一脸震惊:这是灵光一闪?还是自爆炸弹?哪个魔纹术士敢这么乱搞?
“其他的我都不说,你搞死寂魔纹干什么?”
正确解答是防腐。但安格尔才从曼德海拉那里吃了一次亏,这回却是学乖了,义正言辞道:“蕴养死魂啊,如果有人不幸死亡,还能在这里蕴养一下。”
“……这能说得通?好吧,算你说通了,那滋长魔纹和霜寒魔纹……”
安格尔:“考虑了死魂,肯定要考虑活人。所以滋长魔纹释放生命气息,用以治疗活人的伤势。至于寒霜魔纹……这里毗邻拉克苏姆公国,常年干热,寒霜魔纹可以降温防暑。”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认真的道:“我可以确定,你在胡说八道。”
安格尔:“……”
安格尔的确是乱说的,他之前大概是看《金属之舞》中毒了,添加滋长魔纹是用来种菜的,寒霜魔纹是冰箱。
真把真相说出去,他脸往哪里搁?
重生三国混帝王 心如刀割…
“你不想说就罢了,但你还没解释,为何出现了岔子。你的这些魔能阵好像都没问题,是幻境出了错吗?”
安格尔:“嗯……都出岔了。”
斗破苍穹.2 柴老五
都、出、错、了?!多克斯一脸愕然。
“唉,马有失蹄,人有走神。因为走了神,心猿意马乱窜,乱七八糟的灵感上涌,结果就成了现在的局面。”安格尔话毕,赶紧又挽了一下尊:“不过,这样也挺好,你刚才说的对,可以考验一下这些天赋者嘛。人生无聊,总要经历些有趣的事才好。”
多克斯深深的看了眼安格尔,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十二星座宫的第一宫已经到了。
星座宫是一个典型的神庙风格,庞大巍峨,神圣肃穆。
“这是幻术,还是你扩展了空间?”看着眼前的星座宫,多克斯疑惑道。密室的大小他也清楚,就算用了手段,也不至于变得这么大吧。
“都出岔子了,所以,都有。”安格尔话毕,露出骄傲的模样:“怎么样,其实光是这一手,就挺不错的吧。虽然出岔子,但空间明显变得更大了。”
多克斯无语的睨了一眼安格尔,默默的踏进了星座宫。
史上最強手機地圖 時間主宰
空旷的脚步声响彻星座宫内部。
没过多久,多克斯和安格尔停在了一个散发着香甜味道,穿着纯白神袍的少女面前。
这个少女打扮看上去像是修女,但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她的全身都泛着异样的光泽,这种光泽,更像是……瓷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少女似乎不能动,只是用精致完美的双眼,空洞的看着来人。
“欢迎闯关者来到第一宫,甜蜜星座宫。”熟悉又浮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一宫的提问者,便是面前的这位方糖少女。请各位耐心等待,方糖少女一次性只能处理六个人的闯关,你们来的稍微晚一些,所以要等待一下。不过,相信不用等多久的,方糖少女的问题都很简单。”
多克斯:“……一次性处理六人的闯关,所以其实闯关是一起进行的?”
“这个不予回答哦,闯关者如果想知道,可以闯关之后去询问茶茶。”
邪王的復仇計 雲霓
“茶茶是谁?”多克斯又道。
“等闯关者走到最后,你就会见到茶茶了。”浮夸声音顿了顿:“方糖少女已经处理完其他闯关者了,真遗憾,另外六人中只有一个人答对了三道题。看来,都是没什么常识的人啊。”
“现在,方糖少女归来,轮到你了,闯关者!请答题!”
多克斯可不想玩这些过家家的答题,他跟着安格尔一起是为了走“论外”捷径的。
不过,安格尔呢?
多克斯转头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附近只剩下他一个人,安格尔已经不知去向……
“我忒么……”多克斯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安格尔居然跑了,跑了!
他到底什么时候跑的?为什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多克斯按捺住不爽的心情,问道:“跟我一起来的,去哪儿了?”
无论是那浮夸的声音,还是方糖少女都没有对此作出回答,从方糖少女那呆滞的表情可以知道,这估摸着就是一种设定的机制。
閃婚萌妻慢慢寵
简单来说,就是出题机器。除了出题,其他都不会。
多克斯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就答题吧。”
安格尔不知跑哪儿,这又是一个出了岔子的魔能阵,他也不敢随意乱闯,只能循规蹈矩的走下去。
方糖少女一听多克斯说答题,眼神中的呆滞立刻一变,那陶瓷般的黑眼镜蓦然显得光彩照人。
“答题开始,闯关者请听题。”
“第一题,格里芬多、斯蒂安芬、以及约翰里奇,哪一个是我的真名?”
多克斯:……
多克斯现在只想摔杯子,这忒么是常识题?
“倒计时十秒,十、九、八……”
多克斯收起怒气,闭上眼沉思了片刻,在倒计时即将结束时,才道:“都不是。”
鬥戰九天
话音落下后,浮夸的声音立刻响起:“恭喜你!答对第一题!这一题已经有八个人回答,答对的只有四个!你很棒哦!”
登仙道 萧乙
我在末世有套房 晨星ll
八个人回答……多克斯记得,方糖少女一次性只能处理六个人,估摸着,此时应该还有人和他一起答题。
方糖少女没有停歇,很快第二题就来了:“那我的真名是什么?”
多克斯拳头倏地捏紧。
第一题是选择题,他靠着灵性感知,解读出了答案。但现在直接问真名,谁忒么知道啊!
就算他的灵性感知再强,也不可能直接读出一个人的名字。更何况,对方还不是一个人,你就是安格尔魔能阵里的一个工具,有个屁名字!
多克斯突然一愣,对啊!这只是个工具人,哪有什么名字。
原来答题也不是无的放矢,也是有技巧的。
想到这,多克斯胸有成竹的道:“你没有名字。”
话音落下,一阵哀伤的音乐在多克斯耳边响起,之前浮夸的声音也变得低沉:“答案,错误。怎么会没有名字呢?方糖少女的名字,叫做卡洛流司.安达鲁菲.方糖.绮丽耶。”
“这么简单的常识题,你居然会答错。茶茶估计会很失望。”
多克斯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强行咽下徘徊在喉头的脏话,按捺住怒火问道:“这是哪门子的常识题?”
然而,没人应答。
方糖少女开始第三个问题:“我最爱吃的糖是什么?”
多克斯:“……方糖。”
有是一阵哀伤的背景音乐响起:“唉,又错了。方糖少女虽然名字叫方糖,但这只是她的名字,她根本不爱吃糖。这道题目前闯关者中,只有一个人答对,可惜不是你。”
琴緣1 鬼寶
多克斯微笑着,拳头上已经开始聚集能量。
“你已经回答错了道题,接下来的两道题可不能再错,否则就只能接受惩罚了。”
多克斯没有理会耳边的声音,笑眯眯的走到方糖少女前,慢慢抬起手:“我不奉陪了,答你个地沟鼠去吧!”
携带着能量的一拳,便挥向了方糖少女。
不过,没等多克斯碰到方糖少女,对方蓦然消失不见。
而多克斯的背后,则传来了脚步声。
回首一看,却是之前不知所踪的安格尔。
确认这个安格尔不是幻象后,多克斯冷着脸:“你刚才跑哪去了?”
安格尔懒洋洋的道:“我作弊去了啊。”
“作弊?”
安格尔:“按照正常流程,就算是我,也要一个一个星座宫的答题上去。所以,我只能作弊,每到一个宫,都去屏蔽了一下魔能阵,等屏蔽完后就行了。”
“不能一次性修改?”
安格尔叹了一口气:“出岔了呀……只能一个一个的修改,放心吧,每一层我都修改,耽误不了时间,我们继续去第二宫。”
多克斯眯着眼看向安格尔:“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安格尔一脸正经:“当然是真的。”
多克斯虽然还是有些狐疑,但最终还是相信了安格尔。不过他却是不知道,安格尔的话,真是真的,但他屏蔽魔能阵速度刻意放慢了很多。
主要是因为,看多克斯答题好像也挺有趣的。
“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刚才不是说这些问题都是常识题吗?这叫常识?”多克斯质问道。
安格尔掏了掏耳朵:“又不是我说的,这些问题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而且,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得到,方糖少女提的问,也的确算是常识题,只不过,不是我们南域的常识罢了。在方糖少女所在的国度,估计人人都知道这些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