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jti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愛下-第九百八十四章 不妙-jj9by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船坊内的木板色泽并不深,那几个鲜红的血脚印在木板之上份外鲜明。
尤其是泼洒了江水上去之后,那些血液像是活了过来般,顺着水流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往外溢展开去,在船舱内部晕开大团大团的红渍来,仿佛盛开的巨大花团。
“刷不掉。”几个女人挽起袖子,拿了刷子坐在木板上,拼命的刷洗着这些印子:
“怎么会刷不掉呢?”
宋青小冷眼旁观着这一幕,并没有出声。
第二夜悄然来临。
这一晚江风特别的大,吹击着船坊,使得江上以铁链穿并的船只相互撞击,发出‘哐哐’之声。
至尊邪帝:废柴小姐万万岁 蔷薇紫晶
寒风从船坊的纱帘、窗户吹进来,在舱内‘呜呜’的打着旋儿,带来刺骨的寒意及血腥味儿。
几个胆颤心惊的女人兴许是担忧昨日的事再一次发生,入睡之前,竟不再像昨天一样各自找个角落睡,而是距离靠近了些许。
宋青小仍以杀死那巡察的监管使两次的彪悍举动,占据了船坊内的大床。
到了天亮之时,‘咚咚咚’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
本身就睡得不大安稳的众女听到脚步声的刹那,便如见了鬼般的睁开了眼睛。
才不过两天的时间,她们的脸色就已经十分难看了。
抱猫的女人双颊已经失去了光泽,眼眶下方出现两团青影,像是已经饿了一段时间的难民。
几女都像是预感到了即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般,没等脚步声靠近,便已经死死咬紧了牙关。
來生,我依然愛妳! 陪妳到天涯
那神色,好像是在等着死神的降临。
‘咚咚咚——’
心脏剧烈冲击着胸腔,发出杂乱无章的撞击声。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影再度逼近,映在了那门口被吹拂的纱帘之上。
‘淅淅沥沥’的水花滴落的声响中,血腥味儿从纱帘的缝隙传了进来。
‘滴答!’
‘滴答!’
随着水滴落在木板上的声音响起,船坊内的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地面有带着血色的水渍往船坊内渗进。
“吃饭啦——”
一道异常嘶哑的男声传进了坊内众女的耳朵内,那嗓子像是灌了水,说话时好像还能听到水泡滚动时的‘咕噜’声。
船坊内的几个女人眼中露出骇然而又绝望的神情,好似恶梦再一次重临。
门帘被一只肿胀发白的手拉开,在那纱帘之上留下一个醒目的水印。
一张熟悉而又诡异的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眼皮被血糊住,但眼眶中却有大量夹着血色的水花顺着眼睑往外淌,流出两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色泪痕。
昨日再次死于宋青小的手中,且被众人扔进了江水内的尸体,再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的身上还裹缠着昨日几女为了防止他起尸时拴捆的丝帛,此时如同吸饱了水的海带,垂挂在他身侧,令他走路时的姿势异常的古怪。
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几个女人的脸上,她们的表情已经骇怕到了极点。
几个女人死死的咬住了牙关,绝望蔓延至她们的眼中,令她们的眼珠都在发颤。
抱猫的女人紧紧的抱住怀中的猫,仿佛将其当成自己的精神支柱,不让自己心理防线崩溃般,大气也不敢喘。
只是宋青小却能从她们脸颊颤抖的肌肉看得出来,她们畏惧的并不是眼前这尸变归来的鬼怪。
爱就别废话 白绫笑笑死
相比起这男人两次亡者归来,她们仿佛更害怕当日杀死这男人的事情败露般。
她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笑容来。
既然那红衣女鬼还不露面,那她倒要看看,这女鬼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过来。”
与前两日一般,宋青小冲着这具归来的僵尸招了招手,唤他到自己面前来。
那男人眼皮动了动,眼珠虽说已经被她拍爆,但仍像是准确的找到了她的位置般。
他咧了咧被泡得肿胀发亮的嘴,‘汩汩’的响声中,有江水从他口角喷出,他抬腿缓缓往宋青小的方向走了过来。
几个女人的表情微微一变。
抱猫的女人绝望的眼睛之中好似多了一丝其他的光彩,她紧紧抱着怀里的猫,看着那尸体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宋青小的方向走了过去。
‘嗒。’
‘嗒、嗒。’
男人已经走到了宋青小的面前,几个强忍恐惧的女人缓缓抬起头来,屏住了呼吸,看着这极为恐怖的一幕。
一如前两日般,男人以迟钝而僵硬的动作伸出了手来,但在没有碰到宋青小肩头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格开。
她的腿再度踹出,‘砰’的一声踢到了男人的小腿上面。
但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男人的小腿如同钢筋铁板,她这一下踹出之后,竟将她的力量挡了下来,并没有像昨、前日一样折断。
她探出去想要拧断他脑袋的手被一股力量挡住——一只冰冷潮湿的手掌抓住了她的手腕。
被江水泡得软趴趴的皮肤牢牢贴着她的肌肤,水迹顺着相贴的地方涌了过来,顺着她的手腕逆流而上,像是想要钻进她的毛孔,继而钻入她的骨髓之中一般。
最好的我们 八月长安
“拧不到了——”
男人阴测测的望着她笑,那被血粘住的眼皮颤了颤,像是想要再度撕开。
“唔——”
这一幕落进几女眼中,令她们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隐忍的呜咽。
宋青小坐在床榻之上,那被泡发了至少一倍有余的僵尸站在她的面前。
肿胀的尸身将她的身形完全遮挡,落进众女眼中,令她们生出不好的预感来。
希望像是被打破,恐惧开始在几女心中蔓延。
那泡发之后变形扭曲的脸往宋青小靠近,说话时一股淡淡的尸气随着冰冷的水珠从尸体的嘴中喷溅出来。
冷水喷落到她脸颊的瞬间,令得宋青小一个激灵,脖颈之后鸡皮疙瘩瞬间就立了起来。
但这种感觉只是影响了她片刻,很快她的目光恢复了清明。
她的力量她心中有数。
融合了蓝血之后的肉身经历过两次雷劫的洗礼,如今已经不亚于七阶巅峰之境的妖兽。
先前她踹出的这一脚,不要说一具尸体,哪怕就是炼制过的钢筋铁骨,也要被她生生踹断。
可是这具尸体却挡了下来,可见有很大古怪。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在她心中一转,危机当前,宋青小很快将这一丝杂念压抑了下来。
没等这男人的眼珠睁开,她另一只手一摊——
一支以冰雪凝铸的短剑出现在了她掌心里面,她反手一挥。
‘嗖!’
剑气化为银虹,‘铿’的一声砍到了他脖子上面。
脖子在这股力量斩击之下,裂开一条巨大的豁口。
‘噗嗤’的声响中,大股大股水流像是瀑布,从那裂口之中涌了出来,顺着脖子往下蔓延。
“我要杀你,可不只是拧断脖子而已。”
她话音一落,又运足力量,再度往他的脖子处砍了下去。
超級古武戰士系統 小飛猴
‘砰!’
那裂口再受一记斩击,又被切得更开。
半个脖子被撕裂,男人沉重的脑袋往一侧歪垂下去。
他不得不放开了宋青小一只手,以便去抬住自己的脑袋。
宋青小推了他的尸体一把,腾出些许空间,又双手握剑,再度砍了出去。
‘噗通!’
这一次剑气顺利的从他脖颈穿透,将残余粘黏的颈子断切。
韓娛之幸福小雨 蒙古小噠子
脑袋‘咚’的一声落地,那无头的尸身晃了晃,‘砰’的倒落地面。
宋青小甩了甩因为用力过度而酸胀的胳膊,站了起身来。
她的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几女身上,她们的目光呆愣,仿佛不敢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眼里的绝望化为混沌之色,但细看之下却好似有一丝光彩出现。
好似破开云雾而出的太阳,迅速将这一丝阴霾驱散。
“还愣着干什么?”
宋青小手握着冰剑,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几个跪坐在地上的女人,淡淡的吩咐:
“去打饭。”
她面前还摆着一具正在抽搐的尸体,被斩落了脑袋之后,那男人好像还未气绝,伸出湿嗒嗒的手掌想去抓她,却被她提足踩了下去。
脚辗压着泡发涨大的手掌,发出‘吱唧’的响声,还有血水四溢。
‘喀喀’的骨头断裂声在宋青小脚下响起,那手掌极力挣扎,却无法逃脱她的钳制,最终如条僵死的虫,安静了下去。
宋青小一手提着冰剑,一手漫不经心的将手腕上被男人抓捏之后留下的水渍擦去,神色平静,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她的手腕处明明留下了一圈青紫的印记,但她却半点儿没有发出惨叫与痛哼。
几个女人的目光之中缓缓出现一丝光泽,那抱猫的女子不再需要她出言训戒,主动再次将猫藏起,提起昨天那只打饭的桶,打了帘子出去。
她这一次打回来的饭比昨日还要多些,里面的羹汤几乎要满溢了出来,使她提着的时候都有些吃力。
那年纪最轻的少女一见她平安归来,忙不迭的起身去拿碗。
与昨日一样,羹汤分为了五碗,但今日份量颇多,桶里还剩了一些。
负责分配羹汤的抱猫女子犹豫了一下,看了宋青小一眼:
“不如,你也吃些——”
这是从前日宋青小进入这船坊以来,这几个女人第一次对她试着释出微弱的善意。
其余几个正端着碗狼吞虎咽的女人也点了点头,那年纪最小的绢儿喝羹的动作一顿,偷偷将脸庞从碗后挪出少许,露出半只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
“你的脸色有些糟糕,可能是昨天没有吃太多的东西——”
“吃点儿吧。”抱猫的女人又劝了一句。
其他三个女人没有说话,吞咽的声音中,她们将脸藏在碗后,偷偷的打量着宋青小的反应。
她没有照镜子,但能从几个女人的神情、语气之中,感应得到她们说的应该是真的。
从她迈入古怪的红雾,进入这百年之前后,她的力量就受到了影响。
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仅止是她的力气在减弱,同时她的灵力、神识也跟着在减退。
在砍杀这具尸体的时候,灵力有些不听使唤,甚至用了数次,才将其砍倒在地。
若无意外,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这具尸体恐怕会再度回归,而她灵力一旦减弱,极有可能会陷入危机里。
抱猫的女人提着桶,桶内装着肉汤,散发出香浓的气息。
令宋青小感到有些不妙的,是她原本对于这样的食物已经失去了需求的身体,此时在闻到肉汤的味道时,肚子竟发出‘咕咕’的鸣响之声。
一种久违的饥饿感涌上了心头,令她嘴中开始疯狂的分泌唾液。
热气滚涌而上,将那抱猫女人的脸庞映得有些模糊。
她可能以为宋青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不由提着桶往前迈了一步,离宋青小近了些:
“吃一些吧,填填肚子——”
她小心翼翼的劝:
“你已经两晚都没有吃过东西了……”她的目光隔着热气与宋青小的眼神相对:“吃了之后,你会感觉好一些。”
‘咕噜!’
肚子传来饥饿的声响,肉汤的吸引力大增。
村官桃运仕途
饥饿影响了宋青小的状态,使得她提在手中的那把冰剑都像是维持不住,开始逐渐融化,并往下滴着冰水。
她的力量在减弱,体内的筋脉像是在渐渐枯萎。
宋青小眼皮下垂,掩住了眼中的冷意。
校花的骑士
如果她没有猜错,此时喝过了肉汤之后,她的力量才会得到恢复——才能应付被她杀死的男人尸身的又一次回归。
可是这试炼场景之中,又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这肉汤对她如此有用,其中必定有鬼。
“不用了。”
关注公众号:书粉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她摇了摇头,克制住身体本能的渴望,平静的回了抱猫的女人一句:
“你们分食就是。”
谁是凶手
她这话一说完,抱猫的女人愣了一愣。
其他人已经大口在喝,发出‘咕噜、咕噜’的喝汤声。
就连抱猫女人怀中的那只白猫也像是饿了,不安的钻出一只脑袋,发出‘喵喵’的叫声。
嬌女毒妃
见宋青小一再拒绝,那女人也并不再劝,当即点了点头,很快也端起了自己的那一碗,快速的喝了起来。
不多时,几人喝完,都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睛盯着桶中剩余的饭食。
几人像是要打了起来,但宋青小坐在一侧,以一种警告般的眼神盯着几女。
她数次斩杀男人尸身,在这间船坊之中建立起了独一无二的威信。
在她目光之下,几女不敢造次,最终决意将剩余的粥分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