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線上看-第728章 坐享其成(+17/19更)相伴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FD~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
~
七月份的末尾,连那些风儿都甚是喧嚣。
暑假这过去的一个月也在愉悦着许多人的夏天。
比如方年同学的夏天就很愉悦。
整个七月只去了一次前沿办公室。
下午,方年一个人待在前沿的办公室。
刘惜跟温叶都不在。
反正前沿公司拢共三个兼职员工,都非常认真、积极、称职。
也不用方年操心在不在上班的问题。
她们没在,方年乐得一个人高兴。
登录黄金岛,反手就是一个超级追梦之旅,顺带打开了笔记本声音。
“游戏声音一开,连体验都不一样了!”
方年咂咂嘴,看着刚充了20元,足有2000万的游戏币余额,一脸肯定的道。
“起码能赢到1个亿!”
“……”
斗地主的欢乐时光过得很快,一眨眼,游戏币余额就变成了200万。
方年还在奋斗中。
“阿姨,你快点啊,你会不会打牌啊!”
“阿姨~”
温叶在办公室外,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差点以为进了贼。
进门一看,方总正伏在桌案上,目光盯着电脑屏幕,握鼠标的手很是着急。
稍作犹豫,温叶还是小心翼翼的喊道:“方……方总。”
“干啥!”方年下意识的道。
手上的动作一点都不慢,迅速点击了出牌,然后……
就输了。
“没,没事,您玩您的。”温叶赶紧说道。
这时方年忽然回神,很迅速的关掉了游戏,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的道。
“有事吗?”
温叶连忙回答:“有……没有。”
方年一抬眼皮,瞥向温叶:“那到底是有没有?”
“有。”温叶定了定神,道。
兵爷来了
看着站在跟前的温叶,方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你先坐下来再说。”
“哦。”
温叶依言坐下后,整理语言,汇报道:“方总,上财的吴伏城下午找了我。”
“将上财·前沿社团的发展情况进行了汇总统计,具体情况是……
现有成员52人,预备在本周五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确定社团框架……”
方年挥挥手打断了温叶的汇报:“上午他跟我说了。”
“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什么事情?”
温叶连忙道:“我个人的想法是,上财·前沿社团目前的发展很良好,可以由吴伏城自由处理。
早在上财·前沿社团成立时,您就说过要给吴伏城最大的自主权,现在看来效果很好。
他有针对上财的环境进行一定的调整,我觉得都做得挺好。”
方年想了想,道:“先就这样,前沿社团的主要目的是挖掘、聚拢人才,初期可以让其它高校也自由处理。”
“大方向上的框架没问题就行。”
温叶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略有迟疑的道:“方总,其它高校的社团发展是不是会以吴伏城为模板?”
“啊?”
一开始方年没反应过来,接着才说:“东华、华东政法、同济、上交大这四所学校,得以吴伏城为模板。”
“要勉强接近他给出的这份答卷,尤其是在因地制宜挖掘人才这个方面。”
温叶这才松了口气:“在社团方面,吴伏城的能力很强,我是有些担心其他高校的会长不一定有这个能力,可能会让您失望。”
“不至于,今年上半年能勉强让申城地区高校的社团发展方向上步入正轨,就可以了。”方年无所谓的道。
温叶连连点头:“我会抓紧时间的。”
接着又说:“这两天我列了一份计划表;
我的想法是先将年前谈下来的几个,加上东华、华东政法共七个学校的社团成立事项全部落实完,再去其它学校商谈。
方总您看这样可行吗?”
方年随意的点头:“这样安排合理,你有计划就行。”
“另外我还得多嘴说一句,东华李安南那里,一定一定要给他足够的压力,别让他懒懒散散。”
温叶望向方年:“我正想要汇报这个事情。”
“嗯?”方年有些意外。
温叶赶紧汇报道:“华东政法那边,林语淙已经基本走完了学校社团申请流程,应该明天就能成立。”
“东华李安南那边我也联系过,除了在年前成立了社团,其它所有工作都没有下文;
首先一方面是他个人很迷茫,拿不出一份行之有效的方案,其次是比较喜欢找借口。”
说到这里,温叶看着方年,默默闭上了嘴。
方年笑道:“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也不是完全没能力,年前说跑不了社团,最后还是在放假前申请成功了,就是缺少个赶着他走的压力。”
对李安南,方年还是很了解的。
过去的高三那一年,一开始是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口号喊得比谁都响亮,屁事不做。
后来总算被逼着上进了,这下让家里看到了希望,家长跟着陪读,才让他不得不上进。
有方年在一旁带着,好歹是运气好考上了东华。
到大学以后,终于体会到了老师们所说的大学生活松。
被方年带着去体验了一把凌晨一点的夜里。
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向往的世界。
勉强算是有了动力,但这种动力还不足以让他脱胎换骨。
前沿社团的概念在方年脑子里出来后,也顺便有了契机……
想着这些,方年望向温叶,语气平静道:“我相信你能搞定李安南。”
“如果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他也不至于能考上东华大学。”
温叶点点头,嘴上道:“这也是我想跟您汇报的原因。
我打算明天去松江那边,实地督促李安南,争取在下周二之前搞定东华与华东政法的社团框架。”
方年不明所以:“这件事情不是早就定下来了吗?”
“对。”温叶面色有点紧张,咬牙道:“是这样的,我还有一点小小的想法。”
方年乜了眼温叶:“有什么想法就痛痛快快说,磨磨唧唧做什么?”
闻言,温叶赶紧说道:“我会离开好几天,前沿这边刚好又是事情比较多的时候,我怕您有什么吩咐,我来不及处理,就想……”
说到这里,温叶略有迟疑,接着一咬牙:“就想能不能让谷雨代班几天,就当是个小秘书。”
听温叶这么一说,方年眨了眨眼睛,下意识道:“你这是要把你的闺蜜往火坑里推啊!”
说完连忙轻咳两声:“那什么,有待商榷。”
“我跟谷雨不太熟,也不知道她的能力,我的秘书也不是谁都当得了的。”
“哦,好的。”温叶赶紧应下来,不敢再多说。
心里却是有一肚子的话。
她分明就听到方年说的那句话。
火坑!
听听,这是人话吗?!
太扎心了!
直接就把那层‘遮羞布’给扯掉了,官方认证的火坑。
想哭。
但不敢!
看了两眼温叶,方年想了想,又说:“如果只是临时跑个腿什么的,也不是不行,不过没工资给的。”
“水平能有你一半的话,也可以考虑发展成秘书团成员吧。”
顿了顿,方年补充道:“这些你得提前跟谷雨说明白,暂时也别让她知道我的身份。
其次,举荐一个人,你就得承担一份额外的风险,若是谷雨出什么问题,你要承担连带责任。”
温叶脸色认真的道:“我记下了,我会认真办这件事情的。”
“……”
两辈子方年见得事情不少。
能理解温叶的行为。
谁还不想给自己的亲戚朋友谋点好处呢?
圣人都难以大公无私。
所以,方年并不介意像是温叶她们给自己推荐人。
如果真的大公无私,方年也不会硬要把李安南扶上东华·前沿社团会长的位子,而且还特地把温叶安排过去,现场督促教导。
更不会在跟林语淙的关系还没有缓和到平静地步时,让她去牵头成立华东政法的前沿社团。
不过有一句讲一句。
方年能给别人机会,但要对方接不住,那就没办法了。
最后温叶也提醒了方年,随着他开展自己的事业,温叶一个人会逐渐忙不过来,组建秘书团是早晚的事情。
就以前沿公司的现状来说,事务都还没怎么开始,越往后肯定越忙。
而方年自己懒,肯定是只会安排方向,具体事务都交给温叶她们。
秘书团的组建,不算早。
只不过方年没想到温叶会推荐谷雨。
说句实话,多少有点拉自己闺蜜往火坑里跳的意思。
要知道方年对秘书的要求,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温叶自己经历了多少,她心知肚明。
…………
晚上,方年随便对付了一口晚饭后,溜溜达达回了南楼小区。
在路上提了一箱矿泉水。
跟往常一样,踢掉鞋子,但这次换上拖鞋后,方年蹲下来将鞋子放进了鞋柜。
刚在沙发上坐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是李安南打过来的电话。
“老方,最近怎么样啊。”
“……”
听李安南絮絮叨叨说了几句,方年笑道:“有屁快放。”
李安南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唉,老方,社团的事情我有点搞不定,我还特地请教了温叶,她也给不了太多的帮助。”
“……”
没听两句,方年直接打断道:“关于社团,如果我再从你嘴里听到一句诉苦的话,你信不信我去松江打断你的腿。”
“你应该知道我挺有钱的,赔得起。”
李安南吓得有半分钟没说话,他知道方年真做得出来。
“我……我晓得了。”李安南结结巴巴的说道。
方年缓和语气,道:“你也别想着诉苦抱怨了,明天温叶就会去松江,实地督促。”
“这要是都搞不定的话,你也别想着那些清晨日暮了,混吃等死吧,我绝对不会看你一眼。”
“还是那句话,李安南,你不是十八岁了,不要总要一副口号喊得响亮,一动不动;
你要是把自己当一坨烂狗屎,没谁看得起你。”
李安南深吸一口气,连道:“我明白了!”
黃金 牧場
“你最好是明白了,没能力我也会让温叶把你的能力逼出来!”方年哼了声,“自己好好琢磨,挂了!”
也不知道是放到了什么节目剧情。
方年将手机放到茶几上,面色冷静。
远不像刚才跟李安南通话时的‘愤怒’。
恨铁不成钢这种情绪,方年偶尔会产生,不过绝对不会是针对李安南。
之所以愤怒,无非是为了让李安南重视起来。
他完全属于不打不成器式的挤牙膏,推一下动半下。
方年没那么多心思自己动手,交给属于第三方的温叶,很妥当……
……次日早上。
温叶特地等在光华楼前的广场上。
见到方年后,迎上来汇报。
“方总,等下我就去松江大学城,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方年看了眼背着包的温叶,道:“不要给李安南任何侥幸的机会。”
“也不要给他挤牙膏的机会。”
温叶点头应是:“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有。”方年摇头。
温叶又说:“谷雨那边我跟她说好了,有什么跑腿打杂的事情,您跟我说,我会让她帮忙去办的。”
“行,应该会有一些资料转送的事情,这两天前沿的贷款就该下来了,你都知道的吧。”方年道。
温叶面露微笑:“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我才临时推荐一下谷雨。”
方年叮嘱一句:“争取早点搞定松江那边的事情。”
温叶认真点头:“明白,有急事我会赶回来的。”
温叶推荐谷雨的目的单纯,一些简单的跑腿打杂事务,让谷雨代劳一下,是很划算的选择。
比起她从松江再跑回市区,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其它方面,都更划算。
另一方面也是单纯的希望能将自己的闺蜜引荐给方年。
暂且不说直接被选为秘书吧,也可以当一个她温叶的秘书。
谁都更愿意用熟人一些。
引荐不难,难的是温叶需要考虑谷雨的能力、心态等方面,别引荐不成,反而搞什么职场争宠,那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得玩完。
所以温叶才会这么晚提出这个问题。
实际上方年早该组建秘书团了。
至多在前沿子公司开始成立起,就应该组建秘书团。
目送温叶离开,方年默默的在心里给李安南点了一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他完全可以预感到接下来几天里,李安南的悲惨生活。
离开复旦校园的温叶很快就乘车去了松江大学城。
下午两点。
贪好玩游戏平台邀请内测版正式上线。
最终定下来的运营策略是:
1、面向大部分传奇页游玩家。
2、获邀的传奇页游体验服骨灰级模式玩家可体验不删档测试模式。
3、将传奇页游内嵌进平台。
几乎没有宣传。
很低调的推出。
甚至大多数游戏玩家都不知道‘贪好玩’推出了一个游戏平台在内测。
‘贪好玩’内部却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
从上线内测开始的每一个数据变动都被记录了下来。
游戏平台上除了传奇页游以外,还有不少简单的单机小游戏。
比如俄罗斯方块、纸牌、扫雷、象棋、五子棋、飞机大战等等。
以及斗地主。
都是贪好玩自己开发的单机测试版本。
这东西倒是很简单。
开发逻辑也不怎么复杂。
但仅仅只是为了丰富游戏平台的调用逻辑,测试是否有遗漏的BUG等等,所以每个游戏都加了测试二字。
而针对传奇页游体验服骨灰级玩家的不删档测试模式,也叫骨灰模式。
等同于游戏自定义工坊。
提供的是少量开发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