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仙道空間 起點-第811章.屠仙大會閲讀

仙道空間
小說推薦仙道空間仙道空间
在大楚仙国将功勋榜公布并且大力宣扬之后,这一事件在整个风梧大陆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一时之间,大楚仙国功勋榜上的修士,成了许多夺宝修士眼里的肥羊,各路人马都随之闻风而动。
大楚仙国既然如此宣扬,若是到头来反而便宜了各路夺宝修士,那将成为修真界一大笑柄。
与此同时,仙道商行的情报网络全力运转起来,刘长生为此而返回了风梧大陆亲自坐镇。
并且从军中调集众多高手,前来增援仙道商行的行动。
这一次,不仅要保护好功勋榜上的人员,同时也是大楚仙国实力的一次展示。
在风梧大陆一条矿脉上,伍越正在监督着一群士兵将刚挖出来的矿石搬入仓库。
一个月前,大楚仙国对处公布了一份功勋榜,让他倍感荣耀的是,功勋榜上有他的名字。
虽然只是三等功勋,但也足以让他自豪一辈子了。
同时奖励的这一大笔财富,足够让他少奋斗一百年还不止,使他的身份和地位都能发生质的提高。
伍越每天都能感受到周围战友和朋友投来羡慕的目光,让他回想到之前落魄的同时,终于有一种扬眉吐气之感。
当然,得到巨大荣耀与财富的同时,也让他隐隐有点不安。
自从他的名字出现在了功勋榜上之后,总感觉周围有许多的隐晦眼睛在窥视着他。
十天前,他的上级将一只储物袋交给他,里面正是功勋榜上记载,对于他的奖励。
这几天里,他感觉到窥视自己的目光更多了,而且矿脉周围总是还会发现一些不相干的人影在此活动。
一切迹象让他的不安之感更加强烈了,这几天里,他只要一有时间,都会拼命地修练,以图能提高一些实力。
同时,将大楚仙国发下的奖品中,那些能够吃的东西,都尽量住嘴里塞。
自己吃了,终究好过落到一些夺宝修士手里。
大量的灵物下肚,使得他的实力在这短短几天里,从结丹中期飞窜到了结丹后期。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所得的奖品中还有一份辅助结婴的丹药,只要再给他一些时日,他自信有很大的机率,能够冲上元婴期。
届时,就算来几个小毛贼,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了。
关于自己的担忧,他也曾向自己上级的将军汇报过,他的上级将军让他放心,一切自有安排。
这让他心中稍微放心了一些,但仍然不足以让他完全放松警惕。
此时,他将这一批收获的灵矿全部存入临时的仓库之中,这座临时的小仓库位于矿洞出口附近,规模不大,如今已经快要装满。
再有两天运输飞舟应该就会到来,给他们送来一些物资的同时,也将这些灵矿运走。
当他清点了一遍库中材料,突然发现仓库的防护阵法似乎出现了一个缺口。
“怎么回事,这可是一套全新的阵法,半个月前刚刚维护过的。”伍越皱着眉头往阵法缺口走去。
走到缺口近前五尺时,他突然汗毛直立,多日的小心警惕,让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反应。
手一翻,立即祭出一张符箓,在身前形成一面符文流转的盾牌,同时身形急速后撤。
就在他前方阵法缺口处,飞出一道黑色寒光,一闪而逝。
“叮”地一声,一根细如牛毛的黑针钉在他面前的灵盾上,针尾还在微微颤动。
伍越暗道一声“好险”!可是还不等他呼出一口气,在他神识中,身后两个方向,又有两道强烈的灵力波动向他袭来。
而且其中一道灵力波动异常强大,已经超出了金丹期的范围。
伍越没想到,自己这次竟然把元婴期强者也招来了。
心中只有悲叹,自己得到的宝物还没捂热,就要连命一起送与旁人了。
临死前只希望大楚仙国能在他死后,能找出凶手为他报仇雪恨。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他听到一阵剧烈的法宝碰撞之声,以及一股强大而柔和的灵力,将他包裹送出了仓库。
伍越怔怔地立在仓库之外,感应着仓库里剧烈的斗法所引起的灵力波动。
同时矿洞周边有好几个地方都有人在交手,其中一群身着黑袍的修士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一直呆着的地方,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潜伏了这么多的强者。
好在这些黑袍修士的服装,他隐隐知晓一些内幕,对方似乎也是大楚仙国的暗中势力。
这让他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至少自己一方现在还占据着优势。
现在各处都打起来,伍越这个正主反而被晾在一边,没他什么事了。
他只能安排手下士兵,看管好矿洞,维护矿洞现状,防止一些俘虏矿工趁机逃跑。
战斗只进行了一柱香不到便已经结束,黑袍修士大获全胜。
这时候,为首的一名高大黑袍修士,像拎死狗一般,单手提着一名半死不活的元婴强者走了过来。
“小兄弟,抱歉,刚才吓着你了,我们早就来了,只不过想等这些杂鱼全来了才动手,差点就让他们得呈了。”
这名黑袍修士实力虽然比起伍越要高出许多,但没有一点架子,大大咧咧地冲伍越说道。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都是一家人,小兄弟不必客气,今日暂且告辞!”
这名黑袍修士与伍越打一声招呼便带着一群人,拎着十余名俘虏快速离去。
同样的事情还在大楚仙国各地上演着,毕竟这次功勋榜的奖励太过丰厚,想要为此搏命之人实在太多。
仙道商行的情报人员,从各地拿回了一批又一批的夺宝修士,很快将监狱都塞满了。
没办法,只能将这些抓回来的夺宝修士暂时都打下禁制,用绳索一绑,扔在大街上,由一批士兵看守。
这壮观的一幕,引得不少来往行人驻足观看,有时候还能从里面看到自己的熟人。
这个时候熟人见面,自然格外尴尬。
这些被抓的夺宝修士,做为修仙者,平日里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角色。
现在被打得像条死狗一样,扔在路边上供人围观,心中羞愧不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更可恶者是一些不晓事之人,把他们当成了反面教材,还拉了自己子侄过来,一边观看,还不忘一边对子侄进行说教。
做为修仙者,他们何曾受过此等羞辱,这些夺宝修士此刻只想快点挨到统一处斩的时候。
这样的日子,他们是一天也不想活了。
各地的抓捕活动还在继续,这一日,在齐州岛上突然暴发了一场大战。
竟然有八名化神强者,同时盯上了张春峰。
要说这次功勋榜上的修士全都是肥羊的话,那张春峰绝对是最肥的那一只。
他一个人独自得到了一枚仙果,一瓶育神丹,一瓶万年灵酒。
这三件宝物中的任何一件,都足以让化神强者为之搏命,现在他一个人独得三件,如何不让人眼红。
这八名化神强者联手而来,想要灭杀张春峰,夺得宝物。
天荒神域 夏日蝉鸣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大楚仙国早已挖好了陷阱,就等着他们往里面跳。
他们八名强者才刚一现身,就被齐州岛上的一套法阵所困,让他们的法力不畅,神识受到压制。
然后就见到数名化神强者从岛内各处飞出,向他们攻来。
一世辉煌 炫亦
这一场化神修士的大战,可谓是惊天动地,双方战斗的余波,在齐州岛上开辟出了数座宽广的大湖。
若非齐州岛上的护岛大阵极为靠谱,估计齐州岛都有可能在战斗中沉没。
双方一直缠斗了三天三夜,来犯的八名化神强者,三人被当场斩杀,四人被生擒,只余一人侥幸逃脱。
单次伏杀八名化神强者,经此一战,大楚仙国的声威大盛。
随着齐州岛大战的消息传开,以及仙道商行的强力抓捕,现在大楚仙国各地针对功勋榜上的抢劫活动,已经越来越稀少。
之前大家都抱着侥幸心理,现在明知没有机会,还自己往里面跳的,除非是傻子。
这样又过了半年时间,这一事件彻底沉静下来,仙道商行已经有两个多月没抓到夺宝修士了。
这一日,又是王弘身边的一红一白两名侍女,用她们那清脆的嗓音,向整个风梧大陆宣布。
“下月初一,大楚仙国将举办屠仙大会,届时将要公开斩杀被抓的夺宝修士,欢迎诸位同道前来围观。”
上一次这两名侍女宣布的是功勋榜,但这一次,却是一份杀戮的消息。
现在距离下月初一,还有十多天时间。
一时之间,大楚仙国各处的驻军以及各城的城主府,迎来了不少前来求情的修士。
这些被抓的修士,大部分都只是些散修,并没有人会来管他们的生死。
但这其中也少不了一些有点背景的修士,此刻他们的族人,或者是宗门势力,都派人前来求情,希望能够保得一命。
特别是一些修为较高的元婴期强者,都是一些势力中的顶梁柱,谁都牺牲不起。
不过,结果注定要让他们这些人失望了,一个个都只能败兴而归。
连住在卧龙山脉王城中的王弘,这几天也接待了几名客人,竟然还都是熟人。
一名傲雪宗长老送上一只玉盒,里面装着一株珍稀灵药,诚恳地说道:
“王道友,看在我们曾经结盟一起战斗的情份下,真的不能通融一二吗?”
王弘将对方递过来的玉盒推了回去,这种灵药对于其他的化神强者,或许是无价之宝。
阿 玖
但对于王弘而言,真不算什么,他的空间里还种着一大片,前段时间因为太多了,被他清理出了一许多,都扔给了工部,让他们炼制一批化神期的丹药。
“郁道友,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任何人当他决定去劫杀我大楚仙国的有功之士时,便已经注定了与我大楚仙国不死不休。
况且,都已经打算劫杀我大楚仙国大将军了,当日的情份何在?”
傲雪宗长老还欲再说,王弘摆手阻止了他:“郁长老不必多言,此事已定,谁也无法更改。”
“既然如此,老夫告辞,王道友好自为之。”傲雪宗的郁长老拂袖而去。
王弘不以为意,他这几天已经接待了好几名前来说情的修士。
这些人有的来自于风梧大陆上其余几家势力,还有一家则是另一片大陆上的势力。
这些人想得倒是美,之前攻击张春峰,早已不顾情面,这个时候想要拿点东西出来,就把命换回去,那有这么容易的事。
更何况,“赏贵信,罚贵必。”
奖赏方面在于承诺的奖励一定要做到,而处罚方面,则在于执行的严格,必须克服任何阻力地达成,让任何人都不再有侥幸心理。
所以刑罚必须如同烈火,让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触碰,就一定会被灼伤,没有任何例外,这样才能让所有人都自觉遵守大楚仙国的法度。
若是在执行处罚时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反而会误导他人,让人去试探着触犯大楚仙国的法度。
就好比,水与火,所有人都知道烈火无情,触之必伤,所有很少有人因为玩火把自己烧死的。
反倒是因为玩水被溺死的人,不计其数。
时间终于到了次月初一,这一日,大楚仙国境内的每一座城池,都在举办庄严肃穆的仪式。
在城主府前的广场,此时已经有重兵把守,一群被下了禁制的夺宝修士被绑在一根根石柱上。
广场周边,已经聚满了围观的居民。
对于这些居民而言,这也是人生中难得一见的盛景,足够他们茶余饭后拿出来吹虚几十年了。
对于围观者而言,事情越大,才越有看头,死的人越多,才越值得他们以后拿出来吹虚。
围观者最多是嘴上表示一下同情,他们是感觉不到主角的痛苦的。
而被绑在石柱上的那些夺宝修士,则是把自己活成了别人眼里的一幕盛景。
虽然这些夺宝修士是这一场盛大仪式的主角,此刻却没有一人因此而庆幸或自豪。
随着仪式进行,一排士兵拿出一种特制的弩箭,分别对准了石柱上的夺宝修士。
“杀!”
顿时数百支弩箭同时飞出,射在了前方的夺宝修士身上。